中國黨刊網 > 要論 > 正文

歌聲·心聲(歌聲中的70年)

作者:楊雪梅、周飛亞、王瑨     編輯:胡桅可   來源:人民網—人民日報    發布時間: 2019-10-09 10:47:03

  郭蘭英 《我的祖國》


  《我的祖國》能夠被人們喜歡,主要是因為詞曲寫得好。比方說第一句“一條大河波浪寬”,唱起來很親切,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自己的家鄉,自然而然地就會把對祖國和家鄉的情感融入其中。很多人說這是自己學會的第一首歌。一些年輕人說,每次聽到這首歌的旋律,都會情不自禁地跟著唱,有時還會感動到落淚。


  這首歌是1956年電影《上甘嶺》的主題曲,但它在錄制完成后的第二天便通過電臺向全中國播放了,先于電影的熱映被大家傳唱。從1956年算起,這首歌我不知唱了多少遍,但每一次依舊會激情澎湃熱淚盈眶。感謝這首歌的詞作者喬羽、曲作者劉熾,是他們寫出了每個人對祖國、對家鄉的無限熱愛之情,引發了每個人的共鳴。人們愛聽它、愛唱它,但它并不屬于我,它屬于我們的人民。


  才旦卓瑪 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


  當時我還是上海音樂學院的學生,從老師那里看到這首歌,非常喜歡,我覺得歌詞真是說出了自己的心聲。如果沒有共產黨,哪有今天的好日子?我哪有機會到上海來學習呢?于是我就跟老師說,我想唱這首歌。當時,我們這些少數民族學生,唱民族歌曲比較多,唱這種新創歌曲是很少的,我的漢語也不是很好。老師很驚訝,還是答應了,并且一字一句地教我吐字發音,說既然要唱,就要唱好!也許是因為內心充滿感情,我學得很快。


  對我來說,在一生唱過的歌曲中,這一首是最重要的。很多人也是因為這首歌才知道了才旦卓瑪。它能獲得大家的喜歡,傳唱到今天,就是因為里面蘊含著真感情,能夠打動每一個人。


  李光羲 《祝酒歌》


  在遇到《祝酒歌》之前,我已經當了20多年的演員,上世紀50年代演過第一部中國古典歌劇,并且有幸到中南海給中央領導和外賓演唱。但是,直到《祝酒歌》出現,才達到我藝術上的巔峰。有朋友說:“李光羲,你這么多年的榮譽,也比不過唱一首《祝酒歌》。”我愛旅游,最近30年,跑了全世界250多個名城,凡是有華僑的地方,只要看見我就把我認出來,因為他們通過電視看過我唱《祝酒歌》。這首歌竟然有著如此大的影響力和魅力!因為唱過這首歌,我覺得我沒有白活。


  曉  光 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


 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,改革的大潮首先從農村興起。短短幾年內,農村的面貌、農民的生活狀態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當時,我是《歌曲》月刊的一名編輯,經常到全國各地采風。我親眼看到農村處處充滿蓬勃生機,感受到農民發自內心的喜悅,最深的感觸就是兩個字:希望!在中國的田野上,希望在萌發!這就是我創作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的靈感源泉。


  1981年深秋,中央電視臺導演邀請我為一部農村題材的專題片寫首歌。我早就萌生了一種“要說話”的欲望,看完專題片后,我懷著激動的心情一氣呵成,只用3個小時就寫出了歌詞。作曲家施光南拿到歌詞也非常激動,一天就完成譜曲。整首歌的創作只用了兩天時間。


  李谷一 《我和我的祖國》


  優美流暢的旋律、樸實而飽含感情的歌詞,當我被曲作者秦詠誠邀請演唱《我和我的祖國》時,就被這首歌深深感動。最打動我的,是歌中表達的“我的祖國和我,像海和浪花一朵”的依托之感、拳拳之情和愛國主義情懷。從1984年首唱至今,我在祖國各地無數次演唱,它的旋律飄揚在城市、鄉村、部隊、工廠……走過山山水水,更能發自真心地歌頌“每一座高山、每一條河”;看到祖國的蓬勃發展,更能演繹出奮勇向前的節奏與力量感。我獲得“改革先鋒”獎章,不僅是對我個人的激勵,更是對這首歌的高度肯定。每一次演繹對我都是嶄新的,都融入了我作為歌者對祖國更深刻的情感。詞曲是血肉,歌唱者要為歌曲注入靈魂,聲音強、弱、明、亮、暗的技法之下,是濃烈的情感表達,是“流出一首贊歌”,更是“心中的歌”。


  徐沛東 《愛我中華》


  這是為1991年在廣西召開的第四屆中國少數民族運動會而創作的會歌,之后被廣為傳唱。回憶當年創作,喬羽老師和我一致認為要從心出發、落點于情,讓旋律從內心流淌出來,以藝術的表現手法,以更廣闊的格局視野,表達每個中國人的情感期盼和心聲——愛我中華!


  《愛我中華》的歌詞生動、接地氣,這要求旋律也應朗朗上口、易于流傳,我借鑒融合少數民族的音樂素材,將歌曲分為前半段活潑跳躍、后半段舒展大氣兩部分,用旋律抒發和凝結人們的愛國之情。創作者要有反映時代、歌唱祖國的使命擔當。我們有理由、更有信心與底氣,用最動人的旋律把中華兒女最真摯的情感傳遞給全世界。


  張千一 《青藏高原》


  1994年,電視劇《天路》劇組找我寫一首主題歌,這就是《青藏高原》的創作源起。《天路》講述了解放軍官兵為修建青藏公路、建設青藏線,幾代人無私奉獻的感人故事。看了樣片之后,我很激動,我想,這首歌既要表現雪域高原的博大情懷,又要抒發人的深厚情感,在這種天人合一的感悟下,我寫出了《青藏高原》的詞曲。


  后來,這首歌紅遍祖國的大江南北,成為華人音樂經典,還傳到國外,成為幾代人的共同記憶……我內心無比感動與欣慰。在那之后,我多次來到這片雪域高原,也走遍了祖國的邊疆。感謝祖國的壯麗山河給我帶來的靈感,身為一名音樂創作者,能夠生活在這樣一片土地,這樣一個時代,是我的幸運。


  (人民日報記者楊雪梅、周飛亞、王瑨采訪整理)


相關文章

熱門推薦

黔ICP備13004279號-3
Copyright ?當代貴州期刊傳媒集團主辦
宁夏十一选五开奖查询结果